方世培祖師軼事 – 中華縱鶴拳協會
電子郵件:jp520318@gmail.com
會址:雲林縣虎尾鎮博愛路80號 | 連絡電話:05 -6322722

方世培祖師軼事

 

方世培先生軼事:{技擊餘聞} 清:林琴南札記
       方世培先生,福建福清縣茶山人。練拳術二十年,拳法叫「縱鶴」。能運氣佈滿全身,再聚合全身之氣,透達兩臂雙拳而發出,出拳時作吼聲,慢慢連吼聲也聽不到, 只能聽見鼻息出入微小的聲音。技手分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。當出「水手」時,被擊中的人像“中惡”一樣,身體已經飛越一丈多遠。(注:「中惡」系古人所 謂中邪惡鬼崇致病者,實因冒犯不正之氣,忽然手足逆冷、頭面青黑、頭旋暈倒、昏不知人等症。) 
    
        陳山人(又名俶玉),有一天在道山望潮樓,求方先生演試武藝,方先生對他說:你身體瘦弱碰到我的拳頭就會飛出一丈多遠。山人不相信,比試時果然被方先生擊中,身體像飛鳥一樣騰空而去,跌落地上,幸好沒有損傷。
    
       郭聯元,是當時福建武林的傑出者,他到道山訪問方先生。兩人用手相格打、樓房的柱子都震動有聲,好像要傾倒一樣。郭聯元說:停止吧,您運氣如仙人,我沒辦法找到空隙可以進擊,如果再堅持我就要失敗。就這樣兩人相約做為兄弟。 

       貫市有個姓李的,因為辦事來福建旅居,也住宿在道山山樓。他會舞單劍,像浮雲驟合,鳥兒飛逝。方先生很贊賞他的劍術。李某不知道方先生有功夫,就誇口說:我 走遍天下,不單是劍術,就是拳術也沒有能超過我。方先生慢慢地站起來說:你身懷這樣的絕技,能不能跟我試一下。李某回答說:這有什麼不可以。就脫掉外衣, 只見短衣貼身,胸前從喉部到臍下有密密的鈕扣三十多個,這是北方勇士穿的服裝。方先生仍然穿著平時的衣服。一交手,李某就被方先生「水手」打中,騰空拋出 一丈多遠,趴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,過後趕快走進臥室。我(作者林琴南,下同)以為李某進去拿劍,暗示方先生趕快做好準備。方先生笑而不答。不久看見李某背 著包袱帶著劍,很快地走下山去了。 
    
        當時山下住著很多賭博的人,當中少年人聽說方先生有功夫,都想要跟他比試。夏天,方先生穿著單衣布鞋,站在三清殿的走廊,跟我講話,我在廊下來回散步,跟 方先生談論綿亭山景物,忽然有流氓樣子的少年五、六人,直扑方先生后背。方先生突然運氣縱身,就見五個人已趴倒在殿上,其中另一個倒跌下來,頭部差一點碰 在鐵鼎上,險些喪命。我看了大驚,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變成這樣,方先生就笑著把這幾個少年打發走。
    
        方先生的得意門生遍布福建,而最出名之一的叫王陵,他用掌頂著柱子、柱子都會震動,有所謂「大身化小身法」的技巧,打中人沒有一個不失敗的。王陵用這個方 法跟拳師比試,別人都無法抵擋。有一天春宴酒興正濃,王陵竟然想跟方先生比試。接招后,方先生陷入他的圈套中,按這個方法,會使人仰跌。方先生忽然拼起三個指頭,放在王陵的胸部,王陵感到肝膈之間被沸水澆著一樣,一時透不過氣昏迷如死人,方先生笑著說:小子這樣不自量力。就拿出小藥丸調水給他灌下,王陵馬上甦醒,拜方先生為師。 
   
        方先生的侄兒竹銘(又叫策),是個秀才,跟我很要好,也很會寫詩,身法靈巧敏捷像猿猴,茶山春分時節,方先生一定要在一個館地聚集親族,經常教他們的下一輩舞青銅及鐵盾牌。練得最好的就是竹銘,親族中的老人忽然說竹銘的武藝將要超過他的叔父。慫恿方先生與竹銘比試。竹銘的動作往來像飛一樣,觀眾大聲議論,認為方先生雖然很出名,恐怕不能勝過竹銘。方先生聽了 很生氣,就用手按竹銘的肩井穴,竹銘就直直地站著,像一個木偶。解開衣服一看,肩井部位的骨頭已經下陷。方先生非常悲傷,用藥給他治療,三個月才治好。自 從這事以後,方先生永遠不再跟人比試了。 
   
        茶山多種植落花生,居民常把它當做產業,有一次,方先生外出回來,途經田埂,見一水牛正在吃落花生向前驅趕,牛不肯走反而雙角相向鉤彼長衫,方先生忽然用 拳一擊,牛大步奔跑到山嶺上就死了。詢問之後才知道是他大哥的牛。剖開牛腹是肝臟被拳打中而致死的。方先生自這件事以後就更加出名了。 
    
       方先生平時很器重我,經常說想到塞外去,但最後還是隱居在茶山。方先生送給我的長劍,曾經刻上銘文,珍藏在我家裡。 

 

註:「技擊餘聞」是林琴南筆記之一。林琴南名林紓(1852-1924),近代文學家,原名群玉,號畏廬,福建閩縣(今福州)人。 

本文摘錄于1982年「中國武林」總第五期刊載:「技擊餘聞,方先生」清,林琴南(輯),洪敦耕(語譯)。由本會福州顧問鄭啟標師門提供。

 

{技擊餘聞} 清:林琴南札記 [原文]錄簡體字

       方先生世培,福清之茶山人,练拳技二十年,法曰纵鹤,运气周其身,又聚周身之气,透双拳而出,出时作吼声,久久则并声而无之,但闻鼻息出入。手分金木火水土,中唯水手出时,中者如中恶,而身已飞越寻丈之外。

        陈山人俶玉,一日在道山望潮楼,求先生试艺。先生曰:“山人体干薄劣,触吾拳当飞至丈余。”山人弗之信,果中先生拳,如飞鸟腾逝,坠地幸无苦。 
    
       郭联元者,闽中一时杰出者也。访先生于道山,二君以手相格,楼柱皆战,震震作声欲倾。郭曰:“止矣。足下运飞如仙人,吾不能得其罅隙而入,更持到炊许者,吾当败。”于是相约为兄弟。 
    
       贯市李某,以事客闽中,亦寓道山山楼,能运单剑,云合鸟逝,先生亟赏其技。李不审先生之能,乃侈言曰:“余走遍天下,匪特剑术,即拳勇亦无出吾右。”先生 徐起言曰:“客负绝技如此,能否与秀才试?”客曰:“此宁弗可者。”则去其外衣,短衣附体,胸前密钮三十许,起喉际至于脐下,此朔方勇士衣也。先生乃常 服,一合,而李某已中先生水手,腾掷丈余,匍匐不即起,则疾走入室,余以为取剑也,目先生趣备之,先生笑而不答。寻见李某已负袱带剑,疾走下山而去。  
    
       时山下多居博徒,徒中少年闻先生能,则咸欲求试。夏中先生单衣草履,立三清殿廊,与余语,余徘徊殿下,与先生论绵亭山景物,忽恶少五六人,直扑先生背。先 生陡运气,而五人已仆于殿上,其一则倒跌而下,首几触铁镬死。余大震,不审所自来。先生遂笑遣此六少年者去。 
    
       先生高足遍闽中,而最知名者为王陵。陵以拳抵柱,柱皆动,有所谓大身化小身法,中人无不败。陵以此法与拳师试,皆莫当。一日,春燕酒酣,竟求与先生较艺。 先生陷其樊中,在法当仰跌,先生忽骈三指,置王陵胸,陵肝隔间如沃沸汤,声息皆渺,如死人。先生曰:“孺子初不自量。”即出小丸药合水饮之,立苏。  
   
       从子竹铭秀才策,极契余,颇能诗,身法灵捷如猿猱。茶山交春,先生必聚亲族于别馆。先生恒教子弟舞青铜简及铁盾。最精其技者即竹铭。族老忽言秀才艺几突过 其季父,怂恿先生与竹铭试。竹铭往来如飞,观者大哗,以为先生负重名,乃不能胜孺子。先生愠,竟以手按竹铭肩井,竹铭挺立如木偶,解衣试,肩井之骨已下 陷。先生大悲,以药治之,三月而愈。自是先生永不与人试技矣。 
    
       茶山多落花生,居人恒以此为产,而牛来食之。先生出户驱牛,牛弗行,鞭之亦弗动。先生忽以拳抵牛,牛大奔至岭上死,问之则伯氏之牛也。剖牛腹,肝长可二尺许,或肝脏为拳所中死耳。先生名以死年后乃亦噪。 
    
       先生平居雅重余,恒自谓欲从军塞外,顾以不得人而事,终隐于茶山而卒。卒时年五十四。先生所赠余长剑,曾镌名藏之家。